牙科的颠覆在20年前就已经开始 

德摩资本郑立新谈医疗人工智能

百家号17-08-1319:38

近日,在泰山汇主办,思宇研究院、泰智会、动脉网协办的“医疗人工智能:颠覆医疗的新科技”高端沙龙上,德摩资本创始合伙人郑立新作了题为《改变医疗产业的新技术》的主题演讲,以下为其部分演讲内容整理:

一、引言:以牙科产业技术革新为例

非常高兴,来和大家分享我们对医疗人工智能的一些看法。今天,我先跟大家分享一个我们刚刚投的硅谷企业uLab Systems。

中国牙科市场上有一家非常出名的美国牙科矫治公司叫隐适美(Aligntech),这是一家在硅谷的人工智能公司,早期创始人团队中有一名成员叫查理,查理原来是好莱坞的一个著名的特效算法专家,曾参与过很有名的《怪物史莱克》等著名电影的制作。很多年前,隐适美这家公司做牙科移动算法的时候,遇到瓶颈,就把查理请过去,让他来解决牙齿移动过程中人工智能的算法。uLab Systems是查理最近创立的更加智能的牙齿自动软件公司。

现在世界上发达国家90%多的儿童牙列不齐都得到矫正,在中国儿童牙列不齐的治疗比例不到1%。在治疗过程中,需要医生在小孩的嘴里面贴一个个的牙齿托槽,同时用一个钛合金的钢箍把它箍起来,这种做法叫正畸。正畸牙医是所有的牙医里面技术较高的,因为他要凭手感调整钛合金钢箍。一个正畸牙医在美国的的收入非常高,因为要有五到十年的手感才能练出来,所以被称为牙科里面的临床专家。查理想到人工智能可以拥有和使用专家系统、专家逻辑,而牙科正可以用计算机的算法来替代临床的专家系统。隐适美公司二十年前提出这个设想的时候,整个牙科界出现了一片反对的声音,所有的牙医工会都认为用算法去替代牙科医生十年积累起来的手感,这种事情绝对不可能。但是没想到隐适美这家公司最终做出来了、查理做出来了。

这个方案其实非常简单,根据移动算法可以做出一个牙套,戴上这些牙套24个月,就可以把牙齿矫正过来,而牙套的制作工艺是3D打印。这个公司在过去二十年里,成长到80亿美元的市值,所以靠的就是两个技术:智能化的牙齿排列技术,加上3D打印技术。这两个技术就把几百年的临床专家所拥有的权威技术给破解了。这样一来,根本不需要临床正畸专家,只要一台3D打印机,一个计算机软件,一个3D扫描仪,就能代替地球上几十万的专业正畸牙医。

如果你的孩子需要正畸,找到传统牙科医生,大概时间需要在15天左右进行第一次诊疗和后续的各次调治;如果使用人工智能的方法,大概5分钟就能解决问题,这就是人工智能在临床医学上的应用产生革命性变化的一个案例。

未来的牙医有可能被替代掉,这在美国已经部分做到了。口内扫描、人工智能设计等工作,要么在工厂或诊所内完成,要么在你家门口的超市里面完成,然后进行3D打印后就可以戴上,在整个过程中可以没有牙医参与。所以很多人跟我在研讨的时候,说人工智能炒的很热,这个东西行不行?其实已经不是行不行的问题,因为我们已经在全世界的消费者嘴里面放了无数个3D的牙套了。

我分享这个例子跟大家是想说明:人工智能技术已经不再是停留在理论界的讨论,而是已经正在颠覆医疗行业。人工智能不仅仅是谈资,在临床界已经有很多应用了。那家二十年前用算法来替代临床正畸医生的公司,做到现在已经给400-500万人用人工智能技术正畸,收入已经做到10亿美金,净利达到1.9亿美元,市值做到80亿美元。未来这个技术能应用到了什么程度呢?你可以跟太太一起逛超市、逛街,逛的过程中就把牙齿扫描完,然后把牙套给你打印好,你就可以带回家使用,而这个过程可以完全把医生排除在外。

2006年,在清华大学有一个颜教授,是我们中国3D打印之父,颜永年教授跟首都医科大学的王邦康院长,他成立了一个公司,叫时代天使。2006年的时候,我们投资了他,我在那个时候,第一不很具体了解人工智能,第二不知道什么叫移动算法,也不知道什么叫3D打印。我们觉得两位头发花白老教授看起来非常值得信任,我觉牙科也值得投,就投了。过去一百年,牙齿矫是靠牙医的手感来弯曲与连结钛合金钢丝。但这个公司不需要这个,而是通过3D扫描,扫描之后进行3D打印,放在牙齿上。这家公司在2015年时,被一个公司收购。现在,这个公司跟隐适美公司在中国市场上达到了90%的市场占有率,隐适美是老大,时代天使是老二。这个就是在中国发生的人工智能和医疗产业互相交叉、颠覆的案例。

投完时代天使之后,我们在广州又发现了一家做牙齿矫正的一个公司—瑞通生物科技,这个公司是我们在三年前投的,这家公司不是用树脂材料进行3D打印,而是用金属材料进行3D打印,以及全面正朝着使用数字化技术来正畸,所以我们投了这家公司。

另外,大家知道美图秀秀在香港上市了。美图秀秀是把你的形象从真丑变成假美,然后一见面结果还是真丑。但是从牙科和临床的很多技术来看,技术可以真正把女孩子的下颌部分变得很美,由真丑变成真美。这些我们都可以用算法+3D打印技术,基本完成微创或无创的整容。

以前中国最大的假牙工厂在深圳、东莞,可以高达3000人,现在有了CAD-CAM以及3D打印技术之后,工厂的工人可能全部被机器替代了。牙科未来可能会出现人工智能产业链,这个产业链可以把口腔扫描数据、大型CT机数据、牙模数据、治疗数据等集合成一个很大的数据平台,把治疗技术变成逻辑,把逻辑变成算法,无论是修复、正畸、种植、面部美容,通过输入数据,最后只需要一个很简单的3D打印就可以完成。牙医的收入很高,但是这个技术会让全球几十万乃至上百万的牙医面临失业。人工智能技术,就这样颠覆了牙科产业。

我们正在创立一个新项目—至美科技公司,美图是把女孩子的美在虚拟条件下做出来,我们可以真实的帮你做到。举个例子,广州的一个专家,凭牙套就可以把女孩子的下半部脸型改变,治疗费用是20万。什么概念呢?以后消费者上传自己的三维图象,我们通过设计,就可以通过快递把牙套寄到你家里,改变你的下半部脸型,包括你的牙齿。这样就使得牙科这个古老的临床专业变成了一个消费行业。而且,在两个星期以前,苹果开发出了3D扫描,这就使得临床里面需要的很多专业的工作和技术直接被取代。

二、自我介绍

下面介绍一下我们自己。我在1994年在加拿大毕业,加盟美国麦肯锡公司,我在麦肯锡做医疗产业的顾问。麦肯锡是强生集团的全球战略顾问。离开麦肯锡之后,我在中美史克、葛兰素、江中制药工作,主管营销和业务发展,最后才做投资,我们德摩资本累计投资了50多家医疗企业,医疗产业里面的原料药、化学药、生物药、大型器械、小型器械,我们全部都做,现在细分市场处于龙头地位差不多有十家左右。我们的投资理念很简单,就是抱定一个领域,深深的扎根,地毯式的覆盖,形成一个小的生态圈,今年刚刚成立了医疗AI的天使基金,就是沿用同样的策略。

三、医疗产业变迁

对医疗一百年来的历史,我个人认为一句话可以总结:这一个世纪以来,整个医疗的发展就是一个“分而析之”的过程。大概在1900年,一个医生加一个护士可以服务所有的病人,后来随着学科的细分,专业的诊断方式和治疗技术层出不穷,到2010年左右,一个病人进医院平均有19个专科跟他发生关系。要么是生化,要么是器械,所有这些专业都要对他进行诊断。结果是用非常高的医疗资源配置,非常低效的组合、服务在一个病人身上。针对这样的悖论,最后只有一个解决方案,就是靠人工智能。我们认为2020年以前,可能会出现云的整合,这个过程中很多医生将会失业。

现在治病难、治病贵的原因源于很多医生的“三不知”。首先是“不知药”,现在的专科药有6000种,医生无法知道每个药的特点,因为记不住;另外,是“不知病”;最后是“不知人”,我们一个医生一天治疗70个人,根本没办法对病人的背景做任何深度探讨。就因为“三不知”导致医疗的精准度非常低,造成了医疗资源的浪费、过度诊疗。现在可以用人工智能计算让合适的药物、合适的剂量、合适的医生,为病人量身定制。

医生自身现在也不堪重负,2016年,医疗体系的信息,3.5年翻一番,也就是说大学五年级的医科学生,他在一、二年级学到的东西可能已经过时了。到2020年,按照现在的速度,是73天翻一番。什么意思呢?没有任何一个学生能够在他的学习过程中,靠死记硬背的方式跟上技术前沿的演变。

四、医疗产业的超级融合

现在如何来构建中间的超级医学平台按或者超级医疗平台?联合国有一个中国院士一直在提倡“超级融合”。4.0技术出现之后,如何把医学或医疗的资讯或技术,融合起来,变成一个非常便捷的解决方案给消费者,这个事情在未来五到十年基本上是可以出现,例如牙科正在发生这样的事情。

在诸多的技术之中,我们最感兴趣的是群体智能在医疗上的应用。以后一个病人躺到手术床上,他身上可能有50个小机器人对他进行诊疗,这是未来医学融合到一起的景象。

1、 医疗机器人,有大、中、小、微之分,大的机器人像达芬奇,中型机器人是针对某个病种、某个部位,小的机器人是微型纳米机器人。未来的手术里,可能在一个人的身体里有好几个机器人在同时工作,不同的机器人有不同的任务,在人体内协同作战。

2、 在AI产品方面,我们一般按照科室组成分析,比如分成牙科、心脏、眼底等等,我们德摩资本今年上半年主要是投资专科AI产品及与之协同的云平台。

3、 阿里在两个星期前成了上海联华超市第二大股东的股权,你知道他想干什么?他可不仅是卖商品,他可能卖的是服务,联华超市以后可以成为阿里巴巴提供增值性服务的点,在里面放上3D扫描仪,可以做很多事情。商业模式的成熟,加上技术的成熟,使得我们有足够的信心认为,下面五年到十年的医疗会与以前完全不一样。

4、 精准医疗方面,这一块我们是不投的。因为医疗是有两大发展方向,一个是往临床医疗深度领域走,一个是往工业方向走。如果你的投资团队里面没有两三个基因方向的博士,没有基因理论功底很强的投资团队,投精准医疗相对比较难,所以德摩资本只往工业级别走。

5、 传感器方面,你可以想象以后整个医疗产业上几乎全部布满传感器。举个例子,我们现在投的穿戴无非是体外传感器,这个领域的未来这里面有非常多机会,如体内传感器,我们有专门的小组挑选这个领域的投资标的。

6、 医疗器械智能化的模式,我觉得跟无人驾驶的五个模式可以对等。第一级是简单辅助,第二是单项任务智能化,第三是有条件的自主智能,第四是人工为主决策,智能操作,第五是AI机器人自己全面自主。现在我觉得医疗机器人还处于一二级上,三四级还达不到,估计未来会继续往上走。所以,我觉得将来的医疗机器人,是把顶级的医疗逻辑用算法的形式表达出来,然后用机械的手法执行手术,这个跟无人驾驶是一样的。所以我的老东家麦肯锡顾问公司,他们看人工智能应用的时候,认为人工智能第一大应用场景是无人驾驶,第二大场景就是医疗。

7、 关于iphone/iwatch,我觉得极具价值。今天上午我们刚看完一个儿童近视的检测和预防的项目,做的就是手腕上戴的。举个例子,三年前我在瑞士看过一个“一滴血”项目,“一滴血”的芯片做的很小了,什么概念呢?假如你在玩篮球,突然倒在那儿了,正常的情况是用救护车送到医院,抽血,然后做几个小时的生化试验,判断是哪一个疾病导致你摔下去。但是,宝贵的抢救时间窗口一般不超过十分钟。现在,全球最领先的“一滴血”,就是在现场抽取一滴血检验,现场医生告诉你结果。所以,我最看好的不是iphone,而是iwatch,如果苹果再往前发展的话,完全可以把整个的分析和生化实验的系列放在iwatch上,你的医疗信息全部在上面。十年前我在西雅图看了一个项目,做的是吊坠,让每个老年人戴个吊坠,里面有这个老年人的所有信息,这样老人摔倒在地的时候,医生一看就知道怎么治疗,这就是说可穿戴里最关键的是iwatch。所以为什么华为、Apple要做这个“点”,就是因为这个点可能是未来在医疗领域里面真正的入口或出口,这也是大玩家做的,因为需要大量的技术集成。

8、 最后讲一下人机联结。如果出现了人机联结,就有可能出现人人联结,机机之间联结,刚才讲的群体智能就是机机联结,这三个环节在未来很快就打通了,就看能推的速度有多快。AI+人体增强,可以通过刺激某一块神经,调节你的情绪,增强你的智力、体力等。一年前我们在硅谷的时候,当时就有30多个脑部人工智能项目递交给我们。

关于大家都知道全球有“量化自我”(Quantifying Self)的运动,可以自己记录自己的特征,其实“量化自我”之后的下一阶段是“算法自我”,在你身上,围绕你的医疗情况,安排好多个智能体对你进行计算。那医生将来能干什么?我估计医生未来的定位是“导师”,第一是提供关爱,第二是提供指导。

五、核心场景

医疗产业中的五年内的核心场景,第一,以病人、消费者为中心;第二,全能化、傻瓜化的医疗机构;第三是连锁、社区、购物中心式分布;第四是以家庭为中心,完成接近50%的医疗功能,就是很多的医疗功能转到家里。

我在加拿大那么多年就去过一次医院,在中国,我要花一整天时间陪着家里人去医院,这种既耗时间、又缺技术的情况一定要解决。AI本身是把一个专家算法化,一旦算法化了就可以拷贝,成本可以降到一块钱,为什么?这就是软件的特质。所以在医院的整个环节里面,我觉得AI和医疗产业的结合已经到了加速阶段。

我们发现中国的一个政策有很大变化就是医联体方面。现在深圳罗湖区搞了一个罗湖区医疗集团,整个区里面所有医疗资源全部被整合到集团里面,结果三年前大型设备采购是200—300万,听说去年降了80几万,为什么?因为医联体。医联体可能以不同的形式出现,以不同的方式构成,对我们的资源配置、商业模式可能产生非常大的影响,我们现在也在跟一些医联体探讨,我们帮他们引入AI。未来这跟两票制一样,会使整个医疗产业出现很大的变化。

对AI投资来说,最大的AI场景,一是无人驾驶,二是医疗,三是金融业,这三大产业,其实汽车产业的AI潜力大概有5000亿美元,医疗产业大概有5800亿美元,在座的听了可能很高兴,好像我们进入了一个更大的池塘。错,我们这个池塘有一个缺点:太分散。我们这个池塘要求精耕细作,因为医疗行业虽然很大,但是太细分。

医疗器械和药品的智能化就是AI技术的机会点。

群体智能方面,你可以想象十年以后的世界大战,如果以后中国跟美国打,将会是无人机之间的战斗。这一技术在医疗产业的应用其实很前沿,但是现在我们找不到相应的投资对象。

科技的最后堡垒是大脑。这里面有非常多的未知和前沿的东西,非常值得深挖。去年,陈天桥赞助了美国的一个实验室,中国的很多医疗专家责问他,为什么有钱给人家,不给我们中国科研单位?其实非常简单,这个地球上最好的实验室就那么几个,你要想为人类服务,肯定要赞助到最好的地方。

我们投的另外一个方向是睡眠诊疗,中国是地球上睡眠疾病人群最多的国家。我们中国人有一个不正确的认知,就是如果一个孩子玩了一天,晚上倒头就睡,打鼾,母亲很高兴,认为这孩子睡的好,但其实打鼾是疾病。现在美国的80%以上的睡眠诊断和治疗可以在家中进行。在未来,家庭是修复你身体的非常好的场景。

我们希望跟大家一起讨论的是,AI的很多的应用模式没有出现,商业模式也没有出现。我觉得大家有机会多探讨下,技术到底什么时候成熟?这里我主要是指环境和模式;第二,场景和环境随着时间怎么推移。我刚才讲了正畸技术,美国有一家公司(Smile Direct),说你把资料寄给我,我给你打印,送到你家。结果技术成熟了,法律出问题了,因为美国牙医是有工会的,到美国政府告他们不合法,现在在打官司。

关于医疗产业的独角兽,建议大家花点时间研究碳云智能。现在碳云智能把八个临床领域的数字全部收集到,基因他们本来有,另外买了美国最大的蛋白组织公司、最大的微生物数据公司,还买了天津最大的一家化学分析公司,这家公司把全世界所有出现的化妆品全部建档,形成数据库。碳云智能去年买了八个公司,涵盖了人体主要的医疗数据需要。我记得一年前跟他们一个经理吃饭,说我们投你吧,她说你投不进来,可能是我们不够格。

六、落地

一个AI公司的老总讲的话,我听完以后觉得有点意思。当时有一个临床专家挑战他,说对于你们这帮搞AI的人,行业内99%的数据质量很差,不可用,只有1%的数据是可用的,意思是医院临床与AI合作的基础很差,尤其是年长的医生阶层更加不配合。这个AI老总就很巧妙的说,是这样的,但是70、80后的医生都愿意跟我们合作。AI公司并非要抢现有的医生饭碗,而是要做增量,和年青一代医生一起开拓新的业务。

谢谢大家!( 演讲有删节)

BACK